六合彩83期开奖结果
推薦欄目:
您現在的位置:葫蘆島廣播電視網>> 新聞中心>> 社會新聞>> 焦點>>正文內容

人民日報追記江蘇援疆干部王華:永遠綻放的天山雪蓮

原題:永遠綻放的天山雪蓮

——追記因公殉職的江蘇句容市副市長、援疆干部王華

3年前,江蘇鎮江句容市副市長王華(上圖,資料照片)來到天山腳下,踏上了援疆之路,擔任鎮江對口支援新疆生產建設兵團第四師可克達拉市前方指揮組副組長和四師師長助理。

滿屋的書和七大本工整的筆記,見證了他工作有多拼——

看到醫院樓道里加滿病床,他連夜打報告,一趟趟跑資金,如今,醫院17層的綜合大樓投入使用;牽掛著可克達拉市高級中學的建設,他過年時還在開會討論方案,如今,學校即將竣工;保障房小區、社區服務中心,在他的奔走下投入使用;他資助的學生,也考上了大學……

今年國慶前,王華跟妻子許諾一定回家,卻在8月18日,開會途中遭遇車禍不幸去世,年僅41歲。此時,距離他結束援疆工作返回江蘇僅剩百余天。

天山深處的雪蓮花,從不與百花爭艷。不慕虛榮的品格,讓它成為新疆人民和萬千內地援疆干部心中最圣潔的花朵。

時間定格,鮮血凝固,王華的忠魂就這樣留在了祖國邊陲,幻化成一朵美麗的雪蓮花,永遠綻放在天山深處。

【悲痛】

他倒在援疆工作崗位上

初秋的伊犁,車子行駛在連霍高速上。這條全長4395公里、堪稱我國通車里程之最的高速公路,一頭連著江蘇,一頭連著新疆,像一條彩虹把兩地緊緊連在一起。

車子駛出風景如畫的果子溝,旁邊是天山雪峰倒映湖面的賽里木湖。坐在車里的王華無意欣賞沿途美景。他與時任新疆生產建設兵團第四師可克達拉市黨委書記、政委張勇一起,正趕赴奎屯市兵團第七師,參加江蘇省對口支援兵團工作座談會。隨身的手提包里,裝著他熬了半宿寫的工作匯報材料。

醫院綜合大樓已投入使用、高級中學馬上要驗收、資助的孩子考上了大學……王華跟坐在前排的領導聊起了工作。

砰!疾馳的車子與一輛運載沙石料、正穿過高速公路的貨車發生碰撞,張勇多處骨折,王華身負重傷。

8月18日下午3點08分,車禍發生后不到兩小時,重傷的王華心臟停止了跳動,終年41歲。

天山雪松為之低垂,賽里木湖嗚咽含悲。

當消息傳回伊寧,鎮江市援疆前方指揮組辦公室主任、69團團長助理張永不敢相信,“當天上午11點多,王華出發時,我還到樓下給他送了份文件。”

連續6年援疆的鎮江市對口支援四師前方指揮組組長、現任兵團第四師師長丁憬,在出事后第一個趕到現場參與搶救,親眼目睹戰友心臟停止跳動,止不住失聲痛哭。

群眾不舍王華。8月19日,王華的靈柩從博樂市運往伊寧市途中,當地各族干部群眾自發前往伊寧市殯儀館,手拉黑底白字的橫幅,迎接王華“回家”。

8月22日一早,伊寧市殯儀館吊唁大廳門外就擠滿了各民族群眾,認識他或不認識他的,都趕來送王華最后一程。吊唁大廳站不下了,人們就站在大廳外,自覺排成兩排,隊伍一直延伸到了殯儀館大門外。

“傾注了您大量心血的可克達拉市高級中學項目就要竣工了,為什么不再等等?”可克達拉市教育局局長魯建新對著王華的遺像一再鞠躬,他還記得,王華去世前兩天,他們電話商量抽時間一起再去趟建設工地,現場解決問題。

“不是說好大家一起來、一起回,一個都不能少嗎?”3年前一同進疆的援友,此時也無語凝噎。

“不是說好還有100多天就能完成任務回來,不是說好兒子小學我管、初高中你管的嗎?”妻子王翔抱著王華的遺像,喃喃自語,淚眼模糊。這個從來信守承諾的人,這次卻食言了……

王華身高超過一米八,陽光帥氣,出生在江蘇鎮江丹陽市一個清貧的農民家庭。他學習成績優異,1994年考入中國人民公安大學,上學期間獲“北京市三好學生”稱號,并光榮入黨。畢業后,進入丹陽市公安局刑警大隊工作。他歷任民警、機關干部、鄉鎮黨委副書記、鎮長、鎮黨委書記,經受了多崗位鍛煉。2012年2月,他被提拔擔任句容市副市長。

2013年12月,王華肩負組織重任,闊別親友,遠離家鄉,作為江蘇省第八批援疆干部來到新疆伊犁。

援疆生活是清苦的。經常隨王華一起到團場調研的援疆干部張永記得,有一次去團場調研項目推進情況,天還沒亮就出發了,當天走訪了3個團場,與干部職工座談、查看項目、到職工群眾家“串門”……“結束調研已經是夜里11點了,我到賓館收拾了下剛躺下,就聽到敲門聲,打開門,王華有點不好意思地說,‘我在整理筆記,有個地方需要核實一下,怕睡一覺忘了。’”

翻開王華的筆記本,從抵達兵團第四師那天,一直到出事前一天,厚厚七大本日志,寫滿了993天的援疆工作。

“越是到援疆工作收尾階段,越是要對黨、對工作負責,嚴格要求自己,站好最后一班崗。”這是王華生前在“兩學一做”學習教育交流發言時說的,平時,他也是這么做的。

“王華是兵團援疆干部‘兩學一做’的典范!”中組部援疆干部、兵團黨委組織部副部長秦富平說,王華勤奮敬業,工作出色,公道正派,是援疆干部的優秀代表,2014和2015年連續兩年被評為兵團對口援疆工作先進個人。去年6月,鎮江前指獲得兵團黨委通報表揚,這在兵團援疆史上是第一次。

【變化】

他讓這里改變了模樣

“美麗的夜色多沉靜,草原上只留下我的琴聲……等到草原上送來春風,可克達拉改變了模樣,姑娘就會來伴我的琴聲……”經典名曲《草原之夜》歌唱的“可克達拉”,就在鎮江對口支援的兵團第四師。2015年初,正式設立可克達拉市。其中,規劃新建一所占地面積235畝、可容納60個班3000人就讀并可全寄宿的可克達拉高級中學,是江蘇省投入援疆資金最多、體量最大的援建項目,也是王華承擔的一項硬任務。

如何高效地把投資2.6億元、占地15.69萬平方米、總建筑面積7.2萬平方米的規劃變成現實?王華從東南大學請來專家,春節休假都在溝通設計問題。一次次帶隊奔赴現場選址調研,圖紙改了又改,方案審了又審,手續查了又查。2015年4月1日,項目終于開工了。

江蘇援疆干部、四師可克達拉市建設(環保)局副局長、78團副團長顧建武說,“他對每項工程都嚴把質量、進度關。”學校建設過程中,王華每周都跑幾趟工地。“不去工地的時候,也老打電話問我,鋼筋扎了多高了、框架起到幾層了……基本上每個環節他都知道。”負責工程建設的援疆干部闞明星說,“規劃就要變為現實,可他再也看不到了。”

王華要求項目不求“高大上”,要重點向民生傾斜。2014年初,王華在四師醫院調研時發現醫院到處人擠人,用房十分緊張,骨科病區樓道里都加滿了床。調研結束,王華連夜趕寫“支持四師醫院綜合大樓建設項目申請”。但當時援疆資金主要用于可克達拉市的項目建設,申請送到江蘇省對口支援伊犁哈薩克自治州前方指揮部時,被退了回來。

怎么辦?想起患者期盼的眼神,王華鐵下心:必須爭取!前方指揮部、江蘇省、鎮江市……王華跑了一趟又一趟,申請遞交了一次又一次,“我當時真的覺得沒希望了,但他一直特別堅持。”與王華一起跑項目的醫院副院長仇立春說。

江蘇省對口支援伊犁哈薩克自治州前方指揮部指揮長田洪對王華的執著印象深刻。“申請退回去又交上來、退回去又交上來,每次匯報工作都提,最后我們都被他打動了,硬是擠出了資金給他。”如今,17層的大樓已投入使用。

“援疆項目幫我們解決了大問題。”兵團第四師軍墾路社區管理服務中心黨委書記徐鳳珍告訴記者,社區以前蟄居在老舊廠房多年。2014年,投入援疆資金350萬元,對辦公用房進行了全面改造。2015年,又投入300萬元,加上其他資金共計1200萬元,建成了社區衛生服務中心。

2014年以來,在王華的帶領下,鎮江前指累計投入援建資金3.93億元,用于團場民生設施建設,拿出超過80%的援疆資金投向民生改善、職工增收、城鎮化、教育等領域,實惠“看得見、摸得著”,可克達拉真的“改變了模樣”。

【痛惜】

家鄉人民對他不舍和惋惜

“舉頭望明月,低頭思故鄉。”在王華住過的援疆干部宿舍墻上,還貼著他抄寫的詩句。可以想見,多少個月圓之夜,面對如水的月光,王華是怎樣思念著家鄉,牽掛著親人。

8月23日上午9時許,王華的骨灰從新疆運回家鄉鎮江丹陽,村民、同學、同事等紛紛自發趕到王華家中送他最后一程。在王華家院墻周圍,擺滿了社會各界送來的花圈、花籃,寄托了人們對他的崇敬與哀思。

在親人眼中,他是一個懂事的孝子;群眾眼中,他是一個沒有架子的好干部;同事眼中,他是一個好領導、好兄弟。在吊唁現場,一些村民對王華的不幸去世深感痛惜。在護送王華骨灰回家的過程中,除了他的親人,還有10多名20多年前的大學同學也自發前往新疆,參與了骨灰護送。

“山水句容網”上一位名叫“玩玉”的網友,寫了一篇近千字的長文緬懷逝者。文中寫道,“王華副市長沒有辜負家鄉人民的期待,他負責重點援建的可克達拉市高級中學項目,必定會成為一座豐碑,將永遠被人銘記。”

從中隊民警、組織部科員一直到副市長,15年的工作履歷,寒門出身的王華每一步都走得腳踏實地。如果沒有2013年冬天那場援疆動員會,他本可以沿著這條大道,前途無限地繼續走下去。

一架飛機飛過,“是四兒回來了吧!”王華80多歲的老母親喃喃自語。前些年,王華的一個哥哥因故去世,接連痛失愛子,老人心中的悲涼可想而知。

“年邁的父母,上小學的兒子,體弱的妻子,他從沒跟組織說起過自己的難處。”2013年12月,鎮江市委組織部常務副部長岳衛平負責與選派的援疆干部談話,他記得王華沒有絲毫猶豫。但是這一走,對父母無法盡孝,對妻兒不能盡責,王華心里的滋味無法言說。

那天,他早早回家,很少下廚的他為妻子做了晚飯,拉著妻子的手說:“王翔,我要去援疆。”一向支持他工作的妻子愣了片刻后問:“你去援疆,家里怎么辦?”王華心里一陣發酸,抱著妻子說:“我欠你和兒子太多,等我3年,回來后我加倍補償你們。”

“去吧,在那邊保重身體,我等你回來。”王翔擦干了眼淚。

援疆期間,每天忙完工作,如果時間允許,王華都會給妻子打個電話,再跟兒子視頻一會兒,問問學習。王華答應兒子,等孩子上初中軍訓時要親自去送他,如今這個承諾永遠無法兌現了。

如今兒子的學校已經開學,剛上初一的王海源卻不愿戴著黑袖紗去學校,“我不想讓別人知道我沒有爸爸了。”望著兒子一臉稚氣的倔強,王翔鼻子一酸,轉身偷偷抹去了淚水,“今后再難也要把兒子帶好,要讓王華放心。”

斯人已去,長歌當哭,天山南北的人們會永遠記住這一朵美麗的雪蓮花。

《人民日報》2016年10月14日4版


(責任編輯:邊泓旭)

感動 同情 無聊 憤怒 搞笑 難過 高興 路過
【字體: 】【收藏】【打印文章】【查看評論

相關文章

    沒有相關內容
六合彩83期开奖结果 最新足彩十四场对阵表 双色球模拟在线摇奖机 热血格斗游戏下载 彩票开奖燕赵风利20选5河北 时时彩96 中原风彩22选5最新开奖公告开奖 江苏时时技巧集锦 重庆时时彩怎么看走势 mg4355mg娱乐网址 广东快乐十分钟开奖图